在台灣,很多很多的父母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。雖然,教育很重要。但是,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人品。

功課成績再好也都比不上人品好。雖然,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的成績好。人人都向高階職位看齊。

只要找不到不好的工作。就會說~ 你看看,你再不念書就跟他一樣。

 

還有的小孩子,明明就還很小。卻是動不動就會拿父母的職業跟其他的人比。好的就是好朋友。

不好的呢? 就看不起囉?? 但是,不要忘了。我們所吃的飯卻是那些念書很少的人很辛苦種出來的。

如果沒有他們~ 我們吃什麼呢??  但是,這些東西卻很少很少在台灣的教育體系裡被提及。

 

曾經,我也是說要念好書找好職位比較重要。但是,生活上的歷練會改變一個人。

曾經的曾經再也不是曾經也不是絕對。

 

轉載自:天下網站 www.cw.com.tw/issue/2009_edu

「我問我兒子,如果爸爸得了H1N1死掉怎麼辦?如果是媽媽怎麼辦?如果不小心都死了你怎麼辦?」這天,上古典宗教學概論的屏東美和技術學院助理教授、牧師劉清虔在晚餐桌上與妻兒情境討論的生死教育,全場老師們如沐春風。

明年開始,全國將有三百三十所高中實施生命教育必選課程。受過完整生命教育師資培訓的老師,就成為最重要的生力軍。這群老師重新變回學生,兩年要修滿二十三學分專業課程、四學分體驗工作坊、以及兩學分靈性培育課(完整內容立即前往www.cw.com.tw/issue/2009_edu)。

經歷母親過世的唐偉玲,則在生死關懷課堂作業「一封給過世親人的信」中大哭,發現自己對母親有許多未處理的思念與傷痛。她在導師鼓勵下鼓起勇氣邀請兄弟姊妹一起回憶母親、寫卡片、一起到母親墓園禱告。「夢裡的媽媽從失智的模樣,變回年輕自在、健步如飛的形象,」正面處理心中的思念後,失眠惡夢也跟著減少,上課情緒穩定許多。

專業課程之外,生命教育更重視老師本身的體驗、感動與觸發。例如生死關懷授課的輔大醫學系副教授王嘉銓、台中護專校長周守民安排學員到輔大醫學系參訪,認識每位大體老師與家人的故事,感受捐贈大體供解剖學習的大愛。

「要謹慎拿捏分際,生命教育要教學生的是價值思考,而不是價值灌輸,」第二期培訓結業、在羅東高中推動生命教育的主任輔導老師胡敏華提醒,「老師的思考、價值不見得就是最好。」

身為英文老師的唐偉玲,以前只要看到兒子國中英文考卷有一點錯,就會碎碎念,「你媽媽是英文老師你還考這樣?」兒子從此就算不懂也絕口不提。獲得提醒,改用鼓勵和關懷方法後,如今已高三的兒子愈來愈願意向她請教,比在學校教英文更讓她開心。「我覺得我自己像脫了一層皮一樣成長,」回顧兩年來生命教育學分班學習,唐偉玲笑著說。

一顆種子,影響一片森林。「一個生命教育老師一年至少能影響一個班,在崗位上三十年,能影響無數學生,」第一期生命教育師資培訓結業、松山高中老師劉桂光分享,「更重要的是,過程裡老師自己的收穫會最大。」

高中生命教育課綱召集人孫效智寫了一封信給全國高中校長,說明生命教育課的必要性,信中結尾引述一位集中營生還者猶太人吉諾特寫給老師們的信,值得省思:

親愛的老師,我是集中營的倖存者,我看到了一般人未見之處,瓦斯房是由博學的工程師建造,兒童是由受過教育的醫生毒死,嬰兒被訓練有素的護士謀殺,婦女被知識份子射殺。所以,我懷疑教育。我的請求是,希望你們幫助學生做一個有人性的人,永遠不要讓你們的辛勞製造出博學的野獸、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、或受過教育的怪人。讀寫算等學科只有在把我們的孩子教的更有人性時,才顯得重要。

skyhigh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